莫泊桑的项链读后感1000字以上

专题:作文题目 | 时间:2019-04-11 | 来源:作文大全 | 人气:0

大家都认为《项链》的结尾的出乎意料使之成为了一篇极其出色的小说。

我的意见有所不同:《项链》的结尾并不出乎意料,但也一样具有很大的意义。

从模式上来说,《项链》的结局似乎是出乎意料的,然而在当今读者面前,这可能不过是雕虫小技。从前的人与现在的人大有不同:从前的人的生活经历中没有太多令他们惊讶的事情,所以在平淡的大氛围中,稍微改变行文思路,就能使同时代的人对其文章之变化深感出乎意料;现在的人生活在日新月异的世界中,每天都有新事物诞生,不时就有新的科幻题材上演,现在的人都经过了“千锤百炼”,尤其是年轻人,接受新事物的速度极快,想事情不再像从前的人那样循规蹈矩,把一些路按照原来的办法去走,而是在行走同时对整条道路与周围道路的潜在关系进行深入思考,常常能判断出路到底通向何方,且能够发现许多以前的人所不能发现的地方。以前的人看《项链》,赞叹其结局出乎意料是非常正常的,而现在的人再看《项链》就可能在中途就有对于结局的正确预感了,自然不会在看到结局的时候再现出十分惊讶的神情了。

从作者的意图上来说,《项链》的结局的确有出人意料之意。写文章自然是有目的的,第一层一定是希望通过文章可以向别人表达自己的意思,第二层可能是为了金钱或者名誉等等,无论如何,作家必定希望自己的作品被人们广泛地接受,所以有必要在写作手法与内容构思上下不小的工夫。任何一个已经获得荣耀的人都不希望自己亲手给自己抹黑,莫泊桑自然不例外,莫泊桑在写《项链》时已然闻名遐迩,所以绝不可能草草地写作,以此仅仅维系自身生活,他必定是希望在表达自身想法的同时提高自身文坛的。就这一层而言,他一定要使他自己的文章有异于他人作品之处,所以在一番构思后,巧妙地设下了这样一个“机关”,令当时的读者甚至作家们不禁称绝赞叹。

由以上两点我推出的结论是:当时一定有人也看出了莫泊桑的意图,于是顺水推舟,升华了这篇文章的成功

再由历史背景来分析,即使没有这个巧妙结局,这篇文章在那个社会背景下也是具有意义的。法国自古就有严重的等级制度关系,在人民击败路易十六、建立共和国以后,又曾有过路易十八的复辟,而且后来又进入了财产极度集中的资本主义社会,可见阶级斗争之激烈,从第三等级与特权等级的对抗到伟大的第一次无产阶级反抗资产阶级的六月起义被镇压,长久都未能分出胜负。莫泊桑出生于没落贵族家庭,而贵族们的光辉在十九世纪中叶已然被资本主义者所远远盖过,更何况是没落了的呢?自然,莫泊桑更偏向于代表着无产阶级的思想。在《项链》一文中,有许多处都写到了有钱人过着高等生活的奢侈也写到了无产者的诚实守信与对幸福生活的渴望,这无疑是在颂扬和同情那些无产阶级的人们。所以,就这点而言,莫泊桑写作的根本目的已经达到了。

可见莫泊桑设立这样一个“小机关”的确有意让读者们感到惊讶,但这不是他的终极目的。

然而今天,当我们说起莫泊桑的《项链》时,几乎无一例外地会去称赞其结局的出人意料、称赞作者的构思巧妙,却并不重视《项链》所表达的作者的对像主人公那样诚实守信的赞美与对他们贪慕虚荣的怜悯,这实在值得我们去思考。

范文二:项链的读后感1000字

“人生是多么奇怪、多么变幻无常啊!极细小的一件事,既可以败坏你,也可以成全你”。莫泊桑在其《项链》中对女主人公命运的感慨,再一次引发了人们的思考。

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女子,为了在一次晚会上抛头露面,展示美丽和荣耀,不料将借来的一串项链遗失,为此付出了十年的青春和艰辛。而所有这一切悲剧的根源,却归咎于主人公灵魂深处的——虚荣。

小说的背景发生在十九世纪的法国。在金钱至上、等级森严的资本主义社会,人们的行为观、价值观被极度扭曲。主人公马蒂尔德尽管天生丽质、美丽动人,有着女人得天独厚的美貌,但由于出身低微、缺少资产,没有跻身上流社会的机缘,最终只得屈身于一个教育部的小职员,过着粗茶淡饭、辛勤劳作的生活。

正是由于虚荣心的作祟,在这个缺乏公平正义的社会里,对贫贱生活的不满成了马蒂尔德一切痛苦的渊源。在她看来,女人的资本,就在于她们的容貌、风韵和诱惑力,在于她们天生的机警、出众的本能、柔顺的心灵。她自视甚高,天性觉得自己原本就是为了享受那豪华的生活而生的,可愿望与现实的巨大反差却使得痛苦与她如影相随。

在莫泊桑笔下,马蒂尔德是典型的“这一个”。她贪图享受、耽于幻想。她不甘贫贱的日子,却找不到通往幸福的道路;不满物质的贫乏,一味醉心于奢侈的追求。她时时幻想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物欲刺激,但又只能深陷于物质和精神双重痛苦的泥沼里不可自拔。主人公病态的人生观使她成了一个对现实生活满腹愁怨、无所适从的“怨妇”。

她没有像样的服装,没有珠宝首饰,什么都没有。可是她偏偏只喜欢这些。只希望自己能够取悦于人,被人羡慕,具有诱惑力而且被人追求。失望、忧虑,自惭形秽,使她连比自己富有的同学也不去看了。面对丈夫得意洋洋带回来的舞会请柬,虽内心渴望已久却怒形于色。为了参加这次晚会,在丈夫倾其积蓄为她新买了裙袍之后,又为没有像样的首饰愁眉不展、焦躁不安。从朋友处借来的项链使她得意忘形,又成为她日后债台高筑的渊薮。舞会上,她陶醉于虚荣的欢乐里,满足于容貌的胜利,而对地位卑微、衣着寒伧的丈夫置若罔闻。就连寻找出租马车,也嫌披着家里带来的简朴衣裳与舞会上的豪华气氛不相称而匆匆逃遁。

乐极生悲。性格就是命运。在确认项链丢失后,马蒂尔德为赔偿朋友的项链欠下了巨额债务。生活再度跌入了低谷,为早日还清债务,她不辞辛苦,拼命劳作,经历了十年令人难以想象的生活。十年后,当她再次见到佛莱士洁夫人,朋友告诉她“那挂项链是假的,顶多值五百法郎”时,真的让人瞠目结舌、啼笑皆非。

读到这里,我们不仅为莫泊桑的结构艺术拍案叫绝,更为主人公马蒂尔德因为虚荣而付出的代价扼腕叹息:假如当初告诉朋友真相后,结果又将如何呢?

柏格森说过,虚荣心很难说是一种恶行,然而一切恶行都围绕虚荣心而生,都不过是满足虚荣心的手段。